Site Overlay

中文隨筆

2020年3月27日

當言論不再自由時

通常,公共政策關係到某些領導人或官僚應該做什麼或不做什麽。 

但是,如果法律和政府受到誤導,決策權就落在了公民身上。 他們必須決定是堅持還是退縮,大聲疾呼或者保持沉默。這就是言論自由的寶貴。

想像一下以下情況。 您是一位父親,最近的離婚使您的女兒很難受。 在六年級的時候,學校因為她的行為問題打電話給你。七年級時,她給一位男老師寫了愛慕字條。當學校要求她停下來時,她宣布自己是女同性戀,並在她自己關在房间裡,關掉了燈,還把窗簾也拉上了。
小學生涯結束後,您在她的學校年鑑上看到了她的照片,照片下面有一個男性名字。 原來,學校的輔導老師幫她選擇了這個男孩名字,因為她開始在學校宣揚她是一個被困在女性身體內的男性。

而你,她的父親,卻沒有被告知。

雖然學校輔導老師確認您的女兒是八年級的一個變性者,但她仍然迷戀上了一位男性體育老師。 老師拒絕了這個年輕的暗戀者,她被更換了班級。她企圖自殺,並說原因就是被老師拒絕了。
您的女兒決定服用荷爾蒙成為男性,她的母親支持她。而您看到了這個決定背後的不可逆轉後果,並認為性別焦慮症可能不是孩子問題的根本原因。 您拒絕醫生的治療許可。 最終,他們告訴您,根據卑詩省《嬰兒法》,您的14歲孩子是“成熟的未成年人”,可以自己做決定。
您向法院申請停止治療的禁令,但卻被駁回了。法官甚至說,如果您再稱您的孩子為“她”,或以她出生證明上的名字稱呼她,您將被視為犯下家庭暴力罪。法官還禁止您與媒體交談,並禁止媒體提及任何相關治療人員的名字。

讀者朋友們,您可以離開您的想像了,立即回到現實中來吧。這個噩夢實際就是卑詩省一位父親的真實故事。

上個月,作家兼演講者湯樂琳女士(Laura-Lynn Tyler Thompson)認為此父親受到了錯誤的“沉默待遇”。 她通過YouTube頻道採訪了他並在綱上發布了視頻。 那天晚上,幾位律師找上了她,并要求她遵守法庭禁令並立即刪除視頻。

湯樂琳在隨後的視頻中對公眾說:“我必須與自己的良心搏鬥,”  “面對這種對正義的狂妄行為,對常識,父母權利的直接侵犯,以及保護我們被當作棋子一樣的寶貴孩子們的絕對失敗,我問自己:’我要向所有這些希望保持安靜的權力機構屈服嗎?’”

答案是否定的,這使湯樂琳和父親被告上了法庭。 湯樂琳回憶說:“我在法官面前發抖。” 她告訴當庭法官有關全球性別更改的爆炸式增長,大多數患有性別焦慮症的青少年在以後會接受自己的生理性別,以及年幼時期去肯定這種焦慮症又如何傷害青少年的身心健康發展。

《溫哥華太陽報》這樣報導:“發表評論後,公眾席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法官命令人們不要再在法庭上鼓掌。” 湯樂琳還說,加拿大的跨性別治療問題是“活著,呼吸的惡夢。”

法官告訴這個父親必須停止接受任何採訪,但他回答說:“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將我孩子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

湯樂琳遵守了禁令,並刪除了網上視頻,她被勒令支付法院費用,儘管金額有所減少。 但是,原始視頻已在不適用發布禁令的世界其他範圍被下載並重新發布上網。湯樂琳在之後參與後續討論的視頻𥚃沒有再提及這個父親或相關人士的姓名。 但是,有些網上留言者確實這樣做了,並發布了指向被禁止採訪視頻的鏈接。 在3月9日至10日的法庭上,法官要求省司法部長戴維·埃比(David Eby)考慮是否對湯樂琳和這個父親提出藐視法庭的刑事起訴。
湯樂琳告訴法院,她正在努力遵守法庭命令。但同時認為應該出於公共利益而取消法庭頒布的媒體禁令。

她說:“這不是我做過的最簡單的事情,但這是我一生中做過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父親的律師卡羅爾·克拉森(Carol Klassen)是這樣說的:“有句老話引述我非常喜歡。 它說,發表意見的能力對一個人的靈魂和思想來說是何等寶貴,幾乎與呼吸對人的身體生存至關重要一樣。 因此,表達自我的能力對我們的靈魂至關重要,我認為這就是核心所在。”

立法者和法官會決定他們將會做些什麼。 但是我們其餘的人呢? 當我們的言論不再自由時,我們會發現我們需要開始去衡量一下自己願意為此付出多大的代價。

英語原文作者為Lee Harding刊登在theepochtimes.com
中文翻譯:白巍 IVAN PAK
譯者按:法律必須彰顯公義!如果在捍衛真相與真理的道路上體現不到這個原則,那藐視這種法律就是正當而且正義的。

2020年2月23日

发生在加拿大温哥华的不可理喻的事件,父亲被剥夺家长权利,因为他反对14岁的女儿服食男性激素药物开始变性。法庭禁止他接受访问,还要他必须称呼自己的女儿为儿子!否则就是犯了家庭暴力罪!性活跃人士积极投入干涉他们的家庭。带有政治倾向的医生,心理学家一见面就判定她是个生错了女性身体的男孩,完全没有经过严格医疗诊断,并漠视孩子本身的情绪问题及成长过程中的正常青春期反应。而政治正确的省法庭竟然公开践踏父母权利,限制言论自由。被告的父亲及他的朋友们为保护孩子隐私,一直坚持不提孩子姓名,但代表孩子把爸爸告上法庭的性别极端思想的律师却公公然挑衅法庭,到处宣告孩子的名字,法庭却置之不理!加拿大司法机关及这个国家的体制病得不轻。

著名反SOGI123活跃人士,自己就是一位变性易服者的Jenn Smith先生在法庭上作为其中一个被告,掷地有声地说,“若法律抛弃了真相,强迫一个人去说谎,那法律的条文也就丧失了伸张公义的道德价值,而违背法律的行为也就会成为社会常态,越来越多的人会站出来公然藐视这些法律。”
是的,法律必须是捍卫真相的工具,彰显公义的手段。没有了真相与公义,一切人类社会赖以生存的意义都将荡然无存。
请关注我的视频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12yxrVdDDHN5DWW-ePrJvQ

普通话第一篇:https://youtu.be/JoadHH7Qz-4

普通话第二篇:https://youtu.be/jbaWxLBZXWA

普通话第三篇:https://youtu.be/1TXb1E8djBc

2019年10月21日

全球主义黑手在操控!加拿大在失去民主自由的边缘!-Ivan Pak 白巍 Richmond Centre 人民党国会议员候选人
转我在其他群回复网友的言论:你不想加拿大成为难民国,那就要了解现在的移民政策是大开国门的。每年32万的移民里只有26%是经济型移民,华人基本都是这个类别的。人民党说要总体数目减少,但把经济型移民提高到50%或以上,是在杜绝某些来吃福利不工作的移民。华人移民绝大部份是自己勤劳致富的人,这样的移民人民党怎么会不欢迎呢。
支持开放国门的政党背后是全球主义全球大量移民摧毁西方基督文化的企图,背后是所罗斯及一群极左富豪在花钱资助。包括渗透UN及各国政府,推动LGBT运动,推动伊斯兰人口移民。再在气候变化上做文章,征收Carbon Credit(碳分数),上万亿美元的大生意呢。
这个是整个世界的状况,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问题表象下的根本原因。LGBT运动维权者怎么会去跟一个对女权践踏的宗教合流呢,揭开全球主义运动不就一切都了然了吗。
现在的加拿大政党早已被这个幕后黑手收买了。所以才有人民党的诞生。说什么人民党党领是妒忌选不上保守党领袖而退党,都是抹黑。这两天保守党被爆出丑闻,重金聘请某公司抹黑及造谣人民党及其支持者为种族歧视者,几个月前媒体报道有人民党人发邮件给别人鼓吹种族歧视,人民党内一直找不到肇事者,原来是被栽赃嫁祸的呀!
现在只有人民党勇敢站出来揭露全球主义黑手祸害国家。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都将失去,国将不国,我们还能安家何处?
联邦通过C-16法案赋予LGBT群体特殊对待。M103动议为伊斯兰打压言论自由,这些都说明什么呢?土豆总理去穆斯林社区建议他们去投保守党,说这样将来无论谁上台都会保护他们。保守党会晤伊斯兰组织,这些组织与海外恐怖分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现在的保守党早已抛弃国民为全球主义黑手服务,DQ梁汉华,拒绝Laura Lynn与温和穆斯林参选等等都是铁一般的证据。看不清的话被卖了还在帮人家数钱。
20号希尔到列治文来,如果你觉得这些问题你需要答案,你不妨去问问他是不是全球主义者Globalist。问问他对联合国Agenda 2030是什么立场?是不是支持自由党继续大量接受难民,不管是真难民还是假难民?

2019年11月30日

现今加拿大社会族裔矛盾日益严重,其根本原因是政府及政治集团刻意经营的结果。就是“分而治之”的政治手段。
把加拿大弄成一个没有共同身份共同利益共同目标的群体。不强调国家概念,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族裔利益来思考问题。这种政治手段就叫“身份政治”!
华人同胞们大多被蒙蔽看不到其危害。这条路走下去,华人一定是牺牲品。因为在政治上不参与,社会议题上不关注。再怎么勤劳,一个政策的改变就能覆灭加拿大华人所辛苦建立的根基。现在的主流媒体不断出现指控华人洗黑钱,抄房,就是在制造舆论把整个华人群体边缘化,污名化。等时机成熟华人就是待宰的羔羊,到时候将不会有任何其他人来为华人主持正义。
为什么说华人就会成为牺牲品呢?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1. 中国大陆华人普遍不入籍没有投票权,很多华人抱着拿个居留权买个保险的意图在这里生活。
2. 华人对学习英语的原动力不高。由于移民人口数量大,在某些城市或地区甚至占据人口比例大多数,生活琐事基本上不需要英语一样生活自如。但请不要忘记,坐在政府大楼里掌握公权力的政客或公职人员却大多是些只会说英语的人。
3. 中文是有数千年文化底蕴的语言,华人对中文的热爱某程度上也限制了华人去学习另外一种语言的意欲。笔者自己都曾经陷入过“中文博大精深,穷一生都不一定学精,还学什么外语?”的误区。
4. 最近的辱骂华人事件,站出来为华人发声的人不多,而某族剪头巾事件却是举国哗然政治团体积极表现。华人同胞是否应该思考一下呢?

2019年10月13日

回应关惠贞对南京大屠杀的言论

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对华侵略战争中反人类的战争罪行,任何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都会严厉地谴责这种罪行。但这场在中国的大屠杀已经过去了80多年了。
中日友好关系也在正常的基础上发展中。尽管我认为靖国神社还供奉着甲级战犯是对华人的羞辱与不敬,也强烈要求日本政府正视华人的诉求,把这些战犯的灵位移出神社。
在加拿大,我们是个多民族多文化的国家,族裔和谐至关重要,加拿大也是反法西斯战争的捍卫者,我们平等对待所有人。对屠杀行为应该谴责,但更需要向前看,无论是日裔还是华裔,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就是加拿大人,以所有人的福祉为奋斗目标。
政治领袖更应该以团结加拿大人为目标,参与政治活动,贡献加拿大社会。而不是不断以历史伤痕收割政治利益。历史上,各种种族屠杀比比皆是,所有的这种罪行都是人类社会需要谴责的。单单在华裔社区搞南京大屠杀记念签名活动,而不强调谴责所有反人类罪行,并延伸及提高到这个认知程度,我们无法为人类的美好未来尽到责任。反而在历史伤口上撒盐并激化族裔矛盾。
我曾经也很痛很日本人在二战期间的暴行。立志一生不踏上日本这片土地。但人生的历练经历丰富后,让我看到仇恨无法带来永久的和平。仇恨无法带来和解与宽恕。
华人同胞们要看清政客的真面目,对身份政治区别对待不同族裔的各种政治手段要有清晰的认识。身份政治祸害所有加拿大人,并毒害我们,分裂族裔,撕裂国家。分化,愚民,造成不同族裔之间只关心自己族裔的利益而对其他族裔所面对的挑战与困难视而不见。
华人社区一直无法产生有质量的政治领袖就是因为有人不断地只谋求自己族裔利益而没有把所有加拿大人的利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华人群体选政治领袖也应该跳出只选为自己族裔利益的代表人。而应该站在更高的高度为那些对整个国家整个社会奉献精力的人摇旗呐喊。只有这样的政治领袖才真正为加拿大华人争光,为华人在这片土地上的荣誉与地位加瓦添砖。

2019年10月12日

转其他群我对支持保守党的群友的回应。保守党在碳税议题上拒绝废除这个损害民生的税项,在公开访问中明说要用另外一种税来取代。保守党坚决不退出巴黎协议。巴黎协议要求签署国每吨碳排放收取$200元的税。现在加拿大的碳税才每吨收$50。老百姓的生活已经百上加斤,保守党坚决不公布对碳税的新政策,到底是什么原因?大麻问题,毒品问题保守党从来没有任何政策直接对抗,保守党的候选人也没有公开自己的立场。对会不会参加自豪大游行的问题都不敢回答。如果一个候选人在选民关心的一些议题上都不敢表态。那你如何相信他们在政策上有坚定的立场?人民党的政纲清晰写明废除碳税,简化税制,取消资本增值税来鼓励国民投资。废除大企业补贴,废除省际贸易障碍,废除供应管理体制降低加拿大的奶制品鸡蛋的价格。建油管发展经济。只有这个党才在为加拿大人争取福祉,其他的政党只为权力利益服务。市选与联邦选举有很大的区别。联邦选举看的是党的纲领与党领。保守党党领早已不再坚持保守理念,踢走梁汉华,之前拒绝保守理念的候选人参选。党内排挤之前党领选举时的对手,包括BradTrost等。人民党的创立也是希尔一手造成。一个无法团结自己保守派力量的人还能指望他领导国家?保守党一向对其党内议员有各种限制,议员要听党领的话,根本没有独立意志。选一个保守思维的议员有何意义?只能跟党走,在议会里就是个摆设而已。大麻合法化下,没看到保守党候选人们积极提出要修改法律。堕胎议题上,C-16法案(联邦的SOGI)也一样,都没有坚定的立场。M103就更不用说了,保守党公开会晤伊斯兰组织取悦他们的选票,这些组织与海外恐怖分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加拿大的伊斯兰化早已不是什么秘密,500名ISIS恐怖分子悄悄回来,大多数国人们却还在做梦。华人同胞如果只看中文媒体,不用心自己去寻找资讯,在这片土地只会不断被边缘化,最后成为牺牲品。

2019年9月21日

《联邦人民党国会议员候选人Ivan Pak选举活动咨询》- 九月二十一日
今天我正式收到选举局确认,感谢每一个提名我参选的朋友们。我已经是正式的国会议员候选人啦!我的名字将在选票上出现,列治文中心选区的选民有了一个新的选择!

加入这个新的政党是因为我认同它的理念与立场。支持它清晰明了的政治纲领。加拿大的民主制度正在受到挑战,言论自由与良知自由正在受到侵害,身为加拿大的一份子,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我移民到这里就是希望我的孩子在将来还可以在加拿大的任何地方任何时间说他想说的话,而不必为自己的言论而感到害怕。极权与专制思想正在这片土地上蔓延。加拿大人越来越倾向于政治正确而不敢说出自己的观点。传统政客们不断利用身份政治手段收买选票。政治团体不再基于理念宣传政纲,各大政党为权力尔虞我诈,国家殿堂变成权斗角力场。越来越多真心为民的政治理想者心灰意冷不再参与政治工作
是时候做改变了!
人民党的诞生就是这个改变的开始!短短一年,人民党在党领Maxime Beriner 的领导下已经在全国各地召集到超过41000名党员。截止到今天,人民党在全国各地已经成立了所有338个选区协会,并有318个候选人。我的参选文件已经提交至加拿大选举局。我们的党在十月的大选会在全国各个选区推出候选人!
人民党的理念包括,自由,责任,公平与尊重。所有的政纲都是这四大原则的体现。我们支持小政府体制,支持积极发展经济,降低税率,支持合法的拥枪权力。我们认为政府的责任就是制定公平合理的制度鼓励国民为美好生活努力工作。我们支持有利加拿大国家利益的移民政策。我们支持废除碳税,反对现有的供应管理体制赋予特殊利益集团操控奶制品价格损害加拿大消费者利益。
我们也会对省际平衡补贴作出改革,52年前订立的这个制度没有对经济发展落后的省份提供好的协助,反而造成个别省份拒绝发展经济,不鼓励开发自然资源,高税率,臃肿的政府机构,这些省份长期靠联邦政府补贴维持基本社会开支。
作为联邦的政党,我们还支持把医疗服务下放给省级政府,把联邦的相关税金发还给省政府。鼓励省政府积极改革医疗体制,降低医疗服务轮候时间。
我们反对加拿大签署联合国移民迁移协议,这条协议赋予非法越境者与合法移民同等的权利,并直接指示当权者干预持反对意见的媒体,公然践踏加拿大宪法秉持的新闻自由权利!人民党政府会坚决杜绝现在非法入境我们国家并以纳税人的税金供养着的越境者,并积极加强对难民的审核制度,保障国土安全。人民党认为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必须建基与对国家经济利益有利的基础上,我们欢迎世界各地的人移民来加拿大并对国家建设出一份力。
人民党与其他各大政党还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民党人反对身份政治。对身份政治的情况可以参考我之前写的文章。
现有的政党不断区别对待不同群体收买选票,政治集团为了掌握权力,欺骗选民,开空头支票。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对政治失去希望!4年前的2015年联邦大选,列治文中心选区有超过41%的选民没有投票!人民党真心诚意拿出一份焕然一新的政纲,给所有加拿大人一个新的选择!我很荣幸地成为列治文中心选区的人民党国会议员候选人,代表人民党参与今年十月的联邦大选。我反对大麻合法化,在现在的政治环境下,我主张修改C-45法案,提高合法吸食大麻年龄至21岁,并立法严格监管大麻食品,清晰界定儿童误食大麻食品的成年人法律责任。我支持立法监管晚期堕胎,希望在尊重生命的基础上赋予女性有限制的堕胎权利。
我从来没想要做一个职业政客,作为移民的第一代,为了下一代,为了这个我热爱的国家,我必须为我坚持的理念与价值观站出来。希望大家支持我,支持人民党!让我们勇敢向前,为了加拿大美好的未来努力奋斗!
详细了解人民党其他主要政纲请参考人民党官方网站:
www.peoplespartyofcanada.ca
我的个人简介:
www.ivanpak.ca 
– 来自香港的移民,出生在上海。
– 流利的英语,国语,粤语,上海方言。
– 英国华威大学电子计算机系毕业。
– 1996年移民来加拿大。
– 2018年曾经在列治文参选学务委员,反对列治文教育局通过的SOGI政策。
– BC省家长与儿童权益协会创办人
   www.bcpca.ca
– 社区积极人士,列治文临时组合屋社区咨询委员会社区代表
– 加拿大情绪健康协会副主席
– 列治文某小学家委会前任主席
– 人民党列治文中心选区协会前任主席及创党党员
联邦人民党政纲还包括
– 废除碳税,退出巴黎气候协议。
– 简化个人所得税法。年收入15000以下免税,一万五至十万,15%;10万以上25%
– 降低企业所得税,由15%至10%
– 提高企业资本投资折旧税务减免率
– 废除企业资产增值税
– 致力废除供应管理,给加拿大人
   一个公平并价格平等的奶制品市场
– 私有化加拿大邮政
– 取消补贴CBC
– 取消各种大企业补贴
– 废除联邦C-16性别流动歪论法案
– 撤销M103伊斯兰恐惧症动议,捍卫言论自由
– 重新制定省际平衡方程式,
    公平对待所有省份
– 消除省际贸易障碍,强调联邦政府宪法权力。
– 取消联邦干预省医疗制度,赋予省政府权利自定医疗制度,减短轮候时间。
– 消除电讯市场垄断现象,引入竞争。
– 私有化机场,降低百姓航空旅行成本。
– 退出联合国迁移者协议,在美加边境的非法越境地点建立围墙,并遣返越境者。
– 减少每年移民数量至15万人。专注经济型移民与技术移民。废除父母团聚与祖父母团聚移民。减少这类移民对加拿大社会资源的负担。
– 推行对加拿大经济有利的移民政策。
– 增加边境管理资源,加强边境口岸监管。
– 减少海外援助,专注加拿大本国建设。
– 强化严重罪案的执法力度,
    提高严重罪案的刑期。
其他理念与立场:
1. 坚决反对身份政治!不惧怕政治正确。
2. 坚决捍卫加拿大人权宪章上的言论自由,良知自由,新闻自由!

作为正式的国会议员候选人,我的选举工作正式开始,希望支持我的朋友捐款,进入竞选团队做义工!捐款方面,联邦选举的捐款能退税。

2018年10月16日

Jason,首先非常感谢你对我主动邀约见面的积极回应。我们的见面让彼此加深了认识与了解。我非常欣赏你愿意为海外华人的福祉积极参与政治。基于政治现实的考量,你选择加入烈士文优先党作为你的起点,我尊重你的选择,尽管我对这个方法还是有保留的。但我们起码在华人参政议政应该团结一致,不必互相攻击一事上都有共同的想法及观念,这点我很高兴能得到你的认同。在SOGI立场上,我们都觉得需要修改这个政策,你认为必须先选上学委我们才有机会。是的,学委有这样的职权。但我参与学委选举不是只以选上为目标。我更在意在整个参选过程中我所带动的社区群体。我的参与是否唤醒了沉睡的人们。学委选举只是我的一个开始,一个我理念与信念的起点,我要为正义而奋斗为孩子为社会正确价值观而奉献我的生命。我看到的是整个社会的堕落与沉沦,是民主自由价值的衰弱,是邪恶势力的蔓延。我无法沉默!我不会屈服!我希望不断地努力会带动更多的人与我携手同行,也希望在我勇往向前的道路上看到你的身影!

2018年9月29日

家长同盟的五位学务委员独立参选人共同关注了列治文教育局在六月二十七日通过的SOGI政策。这个政策在很多市民尤其是家长的强烈反对下,在当天被强行通过。我们认为这个政策没有充分咨询各大持分者,特别是家长的意见。我们乐见教育局制定政策保护少数群体,但这个政策打着反欺凌反歧视的旗号,暗中推广一个叫SOGI123的教材,完全漠视本市教育局已经制定反欺凌政策。并有行为手册处理任何歧视及欺凌行为。这个SOGI123教材并没有经过独立及客观的审核。现在这个教材已经开始在幼儿园至中学12年级推出,对未成年学童推广没有科学定论的性别流动论,并刻意删除爸爸妈妈,男孩女孩这些称呼!这个是我们极力反对的。性别流动论在儿童未成年时灌输错误的性别可以自由选择思维,对儿童的身份认同包括生理性别认知起了极大的危害作用。如果当选,我们会推动教育局对政策进行修改,对SOGI123教材进行全面独立及专业的审核,并删除所有不适合的条文。希望大家把握手上的选票,支持我们几位独立候选人,支持我们新成立的家长同盟!为了孩子的教育,为了孩子的未来,一起努力!谢谢大家!

2018年8月24日

我是今年列治文教育局学务委员参选人,我的中文名字是白巍,英文名字是Ivan Pak。我是香港移民,小时候在上海长大,祖籍浙江。1996年我随父母移民到加拿大,一直定居在列治文。2001回流香港,其后在香港结婚建立自己的小家庭。2015年,为了给两个孩子更好的前程,我和太太毅然带着孩子又回到列治文,回到加拿大,这个我一直热爱的国家。
孩子们在这里开始了新的人生。忙碌的学校生活,愉快的各种课外活动,一晃三年过去。今年的4月中旬,我在网上看到有家长呼吁大家关注列治文的教育局推出的SOGI政策。我开始自己寻找资料,并积极参与了学校局举办的宣讲会。6月27日那天,我在学校局会议的现场一直坚持到会议结束。SOGI的政策内容虽然让我很不满意,但更令我心痛的是我们几位在任学委处理有冲突议题的态度。在支持与反对的意见相持下,完全没有意向去帮助社区团体互相了解互相沟通。我认为作为学务委员,除了为我们学区制定教育政策把好教育方向之外,最重要的是在教育议题上协助社区建立良好的沟通合作关系。家长与学生,老师不应该是分裂的。而我们的学委明显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急忙地通过这个具有巨大争议的政策完全是种政治态度,完全是为自己政治前途铺设道路。我们的学委应该以孩子教育及家长权益为唯一目标,利用这个职位为自己政治前途做踏脚石是不可接受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们必须改变这样的教育局!我们必须选出以孩子教育为唯一目标的学务委员!我决定参选学务委员!
大麻合法化在即,学区如何防止大麻进入校园?学校防震设置需要更新,我们应该怎么做?城市发展需要建立更多的校舍。特殊需求的学童需要更多的支援。华人人口不断增加,新移民家长语言难关重重,我们如何建立有效沟通机制?这些都是放在眼前急需处理的问题。我希望我们10月后当选的学委专注于教育事业,为列治文的学童,家长,老师规划好我们的教育方针,为孩子们健康成长把好方向。我的参选只是一个起步,如果我当选,我会竭尽所能做好工作,与各方面建立沟通交流,为孩子为家长把好教育的大门!希望大家支持我,投我一票!

2018年10月19日

你的孩子,我来守护!
手机闹钟准时6点响起。我猛然惊醒,看着睡在一旁的孩子,急忙按下手机静音,生怕吵醒了他。快十三岁了的大男孩了,睡前还总是缠着我,要我陪伴。昨晚回家很晚,到家的时候孩子都睡了,太太说孩子一直在等我。我已经有多少个夜晚没在他身边陪伴。我轻轻地换好衣服在他身边躺下,一下就睡过去了。今天早上还有活动,我要去天车站接上班的人潮,继续展示我的选举牌子。我多么想在他身边躺着,看看他熟睡的脸孔。但我知道我不能。孩子一直问我,爸爸你怎么老不在家,你都去哪里了?我告诉他,爸爸在为其他孩子奔波,在为保卫所有的孩子而努力!爸爸这么做,其他的爸爸妈妈才有时间去陪伴他们的孩子。爸爸没时间陪你,对不起你,但爸爸对的起所有的孩子们!从他清澈的眼神中,我仿佛看到他懂了什么。
赶到天车站,上班的人潮已经开始涌现,我与来支援的一位妈妈站在门口,我高举着我的竞选纲领:STOP SOGI123!早上的寒冷空气不断地渗入我衣领,我的双手很快就冻的像冰一样。我只能不断的换着手,紧握我的牌子。匆匆走过的人潮不是很注意我的出现,赶着去上班的人们也不太愿意接过手上的传单。偶尔一两个路人投来注视的眼光,也是匆匆擦身而过。一个男人走过身边,对着我耳边轻轻的说了句 “Fxxk You!” 那一刻,仿佛万箭穿心,我不断的在心里问自己,这些人都怎么了?耳边响起电影“基督的救赎”耶稣的那句话:“Forgive them, they don’t understand.” 我们的社会都怎么了?言论自由不再重要?理念不合我们就要出口伤人?加拿大的包容尊重去了哪里?站了一会,一个男子走来,开始大声质问我为什么反对包容反对尊重。我心想,怎么没人包容我的理念没人给予我尊重?我问他知道什么是性别流动论吗?他支持年幼孩子需要知道这个理论吗?他说他支持,他不断地责骂我是厌恶的,丑恶的,而不看看他自己其实正在展示什么是丑恶嘴脸。他问我如果我孩子变成同性恋,我怎么办?我大声的说我绝对尊重我的孩子,一样爱他!我的回答让他愕然,我说我重来没有歧视同性恋者。一个路人站出来为我辩护。这个男子急忙走开了。
后来知道这个人是某工会的主席,背后一直在支持教育局SOGI政策。这样的人现在在教育我们的孩子?这样的人要教导我们孩子包容尊重?为了孩子,我知道我不能退缩!我绝不屈服!这是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我们的孩子,我来保护!选上学委是我的目标,也是我战斗的开始!我会勇往直前,不惜代价,为了孩子,我竭尽全力!
2018年10月19日。D-Day minus 1。

2018年5月16日

抗争了两个多月的反对列治文建临时组合屋终于快到了决定性的时刻。5月17日晚上市府将召开特别议会会议讨论这个项目。过去两个多月来,我本着服务社区,贡献社区市民的宗旨奔走于不同的场所,约见议员市长,与志同道合的市民开会商讨对策,同时也积极接触我们本地的服务机构,造访有相同组合屋议题的其他大温地区城市。我意识到,无家可归者的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在我们居住的城市不断蔓延开来。列治文的问题相对其他城市虽然小很多,但我们也不能独善其身,对问题漠视不理。我们如何看待应对如果伸出援手帮助这群弱势群体才是我们每个市民应该思考的。简单地把所有无家可归者都一视同仁是极度不负责的态度。有的人选择相信他们都是无危险性的,有的人选择相信他们都是瘾君子,小偷,罪犯。这样的思维都是错误的。
临时组合屋因否建起来,应该取决于广泛的讨论,充分的咨询。无家可归者需要被照顾,社区居民的生活也不应该被打扰。一个用意良好的项目如果管理不善只会对社区造成危害。两个月以来,我们通过不断的与政府部门及机构沟通,参与讨论。我一直无法接受为什么本地的服务机构没有参与进来。简单地提供住所无法帮助他们重回社会。他们需要的是一整套完善的辅助计划,他们更需要的是社会的接纳与理解,需要爱心与关怀。如果我们的社会无法提供这样的帮助,那我们的无家可归者问题就会越来越多恶化。本地服务机构的参与至关重要。因为没有相应的戒毒服务,精神康复治疗,职能训练,无家可归者依然是没有希望的。一个人失去对生活对生命的渴望才是最悲哀的,才会继续在困苦的深渊中迷失下去,我们的社会也会付出更多的代价。
做为列治文市的居民,我呼吁大家贡献时间精力来建设我们的社区,帮助我们弱势群体,监督我们的政府合理合情地运用我们的资源。市府在这个TMH项目的态度是傲慢偏见的。做为行政管理部门应该组织居民及本地的服务机构进行深入的探讨,对项目的管理模式和方案结合有益的思路,争取最大化地完善我的的计划来达到帮助无家可归者的终极目标。可惜,由二月底至今,我们一直在浪费时间精力去召开没有意义的讨论会。省房屋局及Rain City一直在重复说明这个项目可以帮助我们的无家可归者,至于怎么帮助,如何完善管理,如何与本地服务机构合作都没有讨论。社区居民担忧的安全问题不是拍胸口说的好听就会没有的。我们都知道所谓的Supportive Housing在大温地区所带来的问题。看看高贵林,枫树岭,不良的管理方式对周围居民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市府及相关部门机构为了强行推进这个项目,一再偷换概念,模糊焦点是十分可耻的。临时组合屋不是我们市府AHS的一部分。街上的流浪汉林林种种,如何保障有危险性的人物不对社区照成危害是需要更多的讨论及咨询的。

2018年5月13日

支持建临时组合屋的组织前天晚上在市府门外扎营表达他们的诉求。我深夜去了他们现场。了解了他们的想法。未免造成冲突,我没有具体阐述我的理据。但我把我自己的一些如何帮助无家可归者的想法及现在在做的一些行动告诉了他们。现场一部分的人表示理解。我明确表示我是反对这个组合屋的。我希望我们的政府能够拿出更好更全面的方案去帮助我们的弱势群体。昨晚在现场也遇见了我们社区的社工。我们对现在的社区无家可归者问题交换了意见。我告诉他我在接触本市的机构希望能发动社区群众参与照顾我们的无家可归者。由政府拨款在市场上租房,招募志愿者与数个无家可归者一起入住。志愿者担当责任安排策划针对每个入住人士的完整辅助计划。志愿者就像是家人一样,安排一起参与日常活动,给每个入住者家的感觉。这个组合屋不能带给我们的弱势群体一个家的感觉,驻场管理人员不会融入住户的生活,太多的入住者聚集起来也容易产生冲突。冰冷的四璧无所事事的白天只会让无家可归者感到孤独无助,他们更不能勇敢面对自己的人生自己的问题。只有一个温暖的家,不断的有人在身边陪伴鼓励,他们才会摆脱困境重新站起来。当我们聊到现在需要什么费用才能租到一栋独立屋时,我披露了这个TMH项目每月要花10万纳税人的钱的时候,他显得非常惊讶。他根本不知道这个项目要花那么多钱!我一直在接触本地的服务机构,希望他们在这个组合屋的项目中提供最权威的看法。可惜BCH及Raincity一直没有主动接触这些机构,但却在9场讨论会上撒谎欺骗市民。两个多月以来,我始终无法信任政府部门及相关机构是真心诚意来列治文关爱我们的无家可归者。官僚的作风,傲慢的态度,偏见的立场,让我无法同意把我们这群最最需要帮助的人交到他们手上。临时组合屋就是一个漠视无家可归者真正需求,浪费纳税人金钱,中饱私囊的腐败工程!

2018年5月13日

周五我与其他列治文的居民及马宝区的居民造访了枫树岭占领临时组合屋现场的反对者营地,我们收到了热情的欢迎。大家交换了宝贵的意见。在枫树岭,过去数年间他们的市府已经安置了近700个流浪汉!但问题还是越来越严重!那里的一位居民告诉我,每个枫树岭的居民都有自己不愉快的经历。有的人是简单的被吐口水,有的家里被偷,有的被人粗言秽语,有的店户外东西被偷被破坏。最恐怖的是一间小学每天早上小孩要排成一排在草地上检查针头!孩子们只有5-6岁!他还告诉我们,流浪汉被聚集起来就是一大块吸铁石,越聚越多!对整个社区造成的危害无可估量!另外还说到,他们本地的流浪汉只有十分之一。越聚越多的都是其他地方来的!温哥华的警察会告诉某些人士要不就被抓去坐牢要不给他们20块钱坐车去枫树岭。流浪汉的问题都是在每个城市难以接决的,政府间自己抛来抛去。列治文还算是比较安宁的。我们只要把低收入的人照顾好,建立更多的能负担房屋安置他们就足够了。枫树岭的居民慎重的告诉我,千万不要开始建安置流浪汉的房屋!这种房屋一旦建了,就是犯罪分子的温床。光毒品问题一项就会为整个社区带来无穷的危害。因为低设防无筛选入住者的收容场所一定会不断聚集更严重问题的流浪汉。他们呼朋唤友为了住的更接近他们的朋友,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就会安营扎寨到我们的公园里。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2018年5月1日

成立Homeless Rapid Respond Committee
包括政府部门,议员代表,社区组织成员,市民代表。研究对策。提供市府建议。
第一步,先通过现有本市机构接触街上的流浪汉。把每个人都先弄清楚状况。身体状况,有没有毒瘾,什么背景,年龄,教育水平。这一步叫IDENTIFED。
第二步,分类,找出有戒毒需要的,提供临时住所,但必须签订自愿协议,定期接受戒毒治疗。找出身体残疾的但没有戒毒需要的,直接安排住房。有意向找工作并重新投入社会的,安排社区企业提供工作机会。INDIVIDUALIZED
第三步,提出建房数据成本比较,永久的,木质的,组合性的。市府没有监管权?TMH只是收容Richmond的流浪汉?如果本地的人不来,会不会把其他城市的人带来?
成立社区组织 Community Home Committee
建立以小型居所形式的住房小组。在市场上承租房屋,主要以独立屋为主,每个房子能住4-5人。把现在急需住所的人士安排入住这些房屋。再在社会上招募志愿者做为管理员,免费提供住所给管理人员,但定立协议要求管理员照顾好房子及在同一房子内居住的弱势群体。
成本管理:每间房子每年费用在40000-60000之间,能安置4-5人。

2018年3月10日

春假的第二天。天没亮就早早地爬了起来。一连5天的冰球锦标赛快到了尾声。孩子的球队进了半决赛。匆匆的送到球场更衣室,我终于可以坐下来松一口气。
回来温哥华三年了。还记得刚回来的时候,孩子说想去学冰球的第一天,他在冰上步伐阑珊的学着划冰,到今天他在冰场里飞奔,努力地为球队的胜利奋勇争先。我真的百感交集。三年来的汗水,无数次的训练,他终于小有所成了。世界上没有不付出努力就会有的成就。我们7300小组不也是在不断的努力才有今天的一点成绩吗?没有热心市民的坚持,我们的议员会主动找我们沟通吗?没有志愿者无私的帮助,我们的政府会慎重对待7300的问题吗?
冰球队里家长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我们经常见面,越来越了解,越来越友好。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包容着每个人。

2018年3月6 日

[ ] 给HS的一封信。
[ ] 本人对阁下在今期RN上的言论表示强烈的不满及遗憾。阁下把一个WeChat Group说成是Chinese Social Media 本人认为是很可笑的。WeChat Group 是个公开的网上聊天室,被不同族裔的人使用中。任何人都可以因同一个话题加入讨论。阁下把聊天室里个别人士的观点有意地挑选出来说给媒体,企图把某个个人观点强加于一个群体,居心何在?做为民选议员,在超过500人的讨论室里不去了解大多数人的意见,偏听偏信某一种言论,请问阁下还是民意代表吗?
[ ] 阁下在媒体上提到一些市民没有了解情况就反对这个项目,请问阁下为议员的市政府有给出充余的时间让市民去了解吗?公开的公听会在哪里?还是你们利用程序直接跳过了,关闭了市民去深入了解的渠道?
[ ] 20%的Lv3 流浪者将会入住在新的Supportive House。请问阁下了解过什么是Lv3 吗?在没有妥善管理,没有对周围市民做详细说明的情况下,你愿意这样的设施建在你家门前?还是你只顾个人政治利益,漠视民意,让这样的建筑成为你的政绩工程?
做为在列治文的资深议员,我对于阁下这样的立场感到十分的失望。10月份就要市选了。我们选举中见!
Follow by Email
Facebook
YouTube
WeChat